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缚手成婚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坦诚相待
    不论如何,尚卓佳是宋剑桥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最心软的部分。

    他看着尚卓佳,尚卓佳摇头:“如果你们邀请我先生,我那天能抽出时间,尽量出现吧。如果抽不出时间,就很抱歉了。”

    “好,有这句话就行了。”宋剑桥点点头。

    尚卓佳当即笑道:“对了,恭喜你,新婚快乐。”

    “谢谢。”

    “不论如何,以后好好珍惜她。”尚卓佳忍不住道。

    宋剑桥心中一动,却有千言万语都不能说出。

    他道:“好,我尽力。也祝你能够生活幸福,开心。另外,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只要用得着我的,随时打电话给我。”

    “嗯,歇息。”尚卓佳客气道。

    宋剑桥饭后送尚卓佳和孩子回去,把人送到了楼下后,跟孩子拥抱了下,这才离开。

    宋剑桥回程中,思绪有些飞。

    如果当初没有爷爷的强压,他或许会用别的不正当的方式,将自己摘择干净。

    但那样的话,他依然会如当初一般,每到夜深人静时遭受来自良知的拷问和煎熬,他不是良知泯灭的人,不可能将发生过得事情当做没发生。

    时过境迁,当初的事情再被挖出来,他心自然不好受。

    为了开罪,而要说着违背良心的话,甚至拿出一些伤己伤人的所谓的证据,即便为自己开罪了,内心也不会好受。

    摆脱了一时的牢狱之灾,心底的愧疚和悔恨会伴随一生,更别想奢望得到被他伤害过的女人的原谅。而自己的儿子,也不可能靠近他,跟他说几句话。

    庆幸宋家刚正不阿的家风,有这样的宋家,才令他没有走错路,及时回头,及时认错及时接受惩罚。

    他,还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宋剑桥。

    庆幸曾经被自己伤害过的妻子,在他得到惩罚之后开始原谅他,愿意与他共进晚餐,也愿意带儿子跟他相见。

    就这样,平静的,安静的各自生活,也很好。

    …

    宋剑桥回到家,二太还没休息,实际上是专门等门儿的,儿子说了会回家,没回来之前,她又怎么安心能休息?

    宋剑桥关上门,走进大厅里。

    他下意识抬眼看了眼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妈,怎么还不去休息?”

    家里人都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就连下人房间都已经紧闭着,可母亲还在客厅里坐着。

    二太抬眼,将手上一本图册合上,摘掉眼镜。

    “回来了,坐一会儿吧。”

    宋剑桥依言在母亲身边坐下,“妈,以后你不用等我,你早点去休息,这段时间你已经够操劳的了。”

    家里不仅宋剑桥要结婚,宋新月很快也要到预产期了,家里上上下下都绷着一根叫做“喜悦”的神经,因为好像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一样,然而却又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准备到。

    二太太笑道:“清闲了这么些年,这一下子开始忙起来了,居然有点不习惯。很多事情做了,却不记得,要反复确认才能心安。人啊,老了真是不中用了。”

    宋剑桥道:“妈,别这么说,家里要准备的东西,你就别自己亲自准备,新月的事让下人帮忙,我的事直接交给婚庆公司。您就别什么都盯着了,你不累,我们大家看着累。你说万一这个时间你要是累病了,舒不舒服得不偿失?”

    二太太看着宋剑桥,随后无奈的笑起来。

    她说:“终于啊,这些我盼望的事儿,一桩一桩的都要实现了。希望婉欣那边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我啊,这把老骨头是真折腾不起了。”

    二太太轻声感慨,将手上的图册放在茶几上,整个人伸了个懒腰,舒展着气息。

    宋剑桥问:“妈,新月的事情都准备差不多了吗?”

    “嗯,她自己担心得不行,晚上听说老是睡不好,打算明天就去医院住着。”

    二太说着,随后又叹气:“去医院住着也挺好的,万一有个什么,也好来得及。孩子系带绕颈三周,这事儿可大可小,要实在不能控制了,就先让孩子出来也好。”

    宋剑桥只能点头,因为这些事情他也不懂。

    “住医院能够安全一点,那就住医院吧。家里让李嫂去照顾着就好,这个非常时期,她自己住在医院里也更心安一点。”

    “是啊,主要是她自己,晚上都不敢睡觉,都快变得神经兮兮的了。老说孩子没有呼吸、没有动静了,还是去医院好一点,住进医院她才能安心休息。她也恐慌了几天了。”二太道

    话落又道:“不说新月了,她的事情有医生在呢。倒是你,今晚见婉婉,她有没有别的什么不好的情绪啊?这没几天了,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啊。你们前后加上这一次,都已经定了四次婚期了。不要再折腾了,这次可是都已经把请帖都发出去了,再一一通知你们婚期取消,我们宋家可真丢不起着脸了。这几天啊,你们见面的时候你就好好的顺着她,啊?”

    宋剑桥点头:“放心,不会委屈了她。”

    “这几天,你就挑着她喜欢的做,挑她喜欢吃的吃,千万不要争吵,也别再说什么危险的话题了。那丫头啊,虽然也三十几了,但脾气真是任性啊,婚期前后定了四次。现在我是没到婚礼那一天,没有顺顺利利过了婚礼,我都不相信这事情,我就怕这事儿明儿又黄了。”二太叹气。

    宋剑桥道:“不会,这次不会。昨天看她心情还不错,也给她送了花,她很高兴。”

    “那就好,那就好,反正只有这几天了,这几天就辛苦一下。啊?”二太太高兴得合不拢嘴。

    还有什么事儿能比自己儿子结婚的事儿还令人高兴?

    总算一天一天的快要靠近婚期了,希望接下来不会再出任何岔子。

    “诶?”

    二太忽然反应过来:“你刚说什么?昨天见了,那今天呢?今晚你没跟婉婉在一起,那你跟谁吃饭去了?”

    二太知道儿子这段时间没有太忙,因为早就把时间已经安排出来了。

    晚上即便是有应酬,他也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回来说,然而今天只是说不回来吃饭,没说是应酬。所以儿子今晚是跟谁见面了?

    二太太脸色有些严肃,就等着宋剑桥回应。

    宋剑桥说:“我见卓佳和园子了,孩子想吃披萨,我就定了必胜客,陪他们母子俩吃晚餐。”

    其实也算是一种告别过去的自己的仪式,他走到今天的人生阶段,最对不起的,也就是尚卓佳了。

    二太站长酷狗,听到这话,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身边别的反应。

    “你去见他们母子了……我也不是说不可以,园子毕竟是我们家的孩子。但是,什么时候不能见,非要这个时候见?万一让婉婉知道,那不又……”

    二太满脸疑虑,她也公安不清楚李婉欣究竟对什么事情过敏,但凡李婉欣心里不痛快一点儿,这婚事儿就取消。

    三番两次取消,二太已经放弃这门婚事,想另谋别家的姑娘。

    可这不,又和好了。

    既然已经又和好了,那至少在结婚之前不要再折腾了吧,尚卓佳什么时候都能见,怎么非要在结婚之前见呢?

    宋剑桥道:“我征询过她的意见,她知道,原本她也会一起,只是后来听说有园子,所以就临时取消了,答应说结婚之后,婚礼之后她和我再让重新再带园子出去吃饭。”

    二太张张口,随后点点头。

    “没事儿啊?”

    “没事,她都知道。”宋剑桥道:“我对她,没有任何隐瞒,所以以后,妈,你也说实话就好了,不用刻意隐瞒什么,我的过去,一切她都知道。她既然再回头,那就表示不介意我的过去。”

    二太太欲言又止,她就搞不懂儿子是怎么想的,有些事儿对方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说啊。

    比如果子不是跟尚卓佳生的,是私生女,比如曾经撞过人,坐过牢。

    这些事儿,也不是说要故意瞒着人,至少要等结婚过后再说呀。

    二太叹气,宋剑桥看向母亲:“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觉得你还是太草率了。我也不是说要瞒着她,但是那些事情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是不是?你至少不能那么坦白的全部都告诉她呀。你这是在考验一个人的承受底线。你们毕竟不是自由恋爱,有很深的感情基础。等以后结婚了,有了感情基础了你再跟她坦白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那不是很好吗?”二太很无奈。

    宋剑桥沉默,随后他道:“我只是认为她在婚前有知情权,如果她介意,可以选择放弃,我不怪她。我认为婚姻必须坦诚,如果婚前有隐瞒,婚后才解释,那也都是‘骗婚’。”

    “那怎么是骗婚了?只是把一件事情放在最适合说的时候,也不是要瞒着她一辈子不告诉她呀。你说你们已开始见面,也只是对彼此有点好感而已,这样的情况下,巴不得让对方觉得自己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应该给对方看到最完美的自己。而你呢,还没有好的印象,还没有深的感情,就把自己和盘托出,你这不是变着法儿的赶对方走吗?你这样做,是害苦了自己啊。”二太道。
恒丰娱乐城 福建31选7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推荐 河南快3和值 体育彩票七星彩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 广东11选5微信 吉利彩票 北京11选5任4遗漏统计 澳门真人赌场现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