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扬剑天穹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剔骨挖肉(二)
    散发着硫磺气味,整体呈现出诡异的血红色的大火球射来,林扬左手五指一敛,一记手刀居然向着大火球就切了过去,而下一刻那大火球竟被他的手刀给剖成了两片,一左一右从林扬身边掠了过去。

    这自然是一剑破万法的变种运用方式了,如今的林扬已经开始摆脱紫宸技能的限制,走出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了。

    “哦不——”

    在三名秘魔被超越极限的极速快剑瞬间刺成肉酱的那一刻,告死歌者又急又怒的尖叫了起来:“人类,你做了什么,你究竟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干掉你们!”

    林扬一挥“群星倒影”,道:“你们胆敢伤害我的人,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可惜你还是迟了一步,人类。”

    告死歌者狂笑道:“起源之地已经被完全启动,按照契约的约定,深渊之力即将吞噬这光眷圣城的一切,所有人都将无法幸免!”

    林扬一回头,有点惊讶的发现虽然秘魔已经死亡但法阵却依然还在运转,那三本契约书化为三道血光分别注入到了法阵四角中的三个之中,脚下地面乌光闪动,竟然变成了漆黑的深空一般。

    林扬敏锐的感知到自己脚下的地面仿佛变成了一个破口,无尽的负能量从这破口中狂涌而出,其威势之强甚至连他护体的剑气都出现了些微的波动。

    目光一凝,林扬突然反手挥剑刺向法阵核心,既然无法阻止法阵开启,那么就一口气将法阵给彻底摧毁好了!

    “你妄想!”

    告死歌者尖啸一声,挥手间又是层层结界闪现护住法阵核心,与此同时其它的超凡恶魔也回扑了过来,冲在最前方的是一个身高三米多周身包裹着岩浆熔岩的炎魔,挥舞起火焰长鞭率先抽向林扬。

    “斗转星移”

    林扬左手凝聚出气剑一牵一引,炎魔的这一鞭马上改换方向,竟狠狠的一鞭子抽在了告死歌者设置的结界之上,数重结界立时崩碎。

    “谢了,哥们。”

    林扬微笑着向一脸懵逼的炎魔点了点头,手上剑光闪动刹那间就将所有结界尽数刺穿破坏。

    “哇——”

    告死歌者喷出了一大口血来,它设置的这些结界可不同寻常,乃是它以自身魔魂损耗为代价才施放出来的,是一种危害极大的压榨潜能的方式,所以结界才格外的坚韧,以林扬当下的实力也无法一剑破坏,而此刻结界被破坏,它也遭受反噬,直接五痨七伤了。

    “快阻止他!为了鲜血主宰陛下的荣耀,我们献身的时刻到了!”

    不断吐血的告死歌者拼命大叫,其余几个超凡恶魔也疯了一般狂扑而上,其中有整条右臂膨胀若石柱,简直比自身躯体还要巨大的力魔,有顶着章鱼头满脸触须的夺心魔,也有直接用利刃把自己浑身切割得鲜血淋漓,献祭深渊获得深渊意志加持的恶魔法师,各色类法术闪光如同霞光一样闪烁,似乎要一下子将林扬给彻底淹没。

    剑光闪动,林扬宛如游鱼一样在超凡恶魔群中纵横驰骋,一招“斗转星移”引导力魔巨拳砸碎了猝不及防的炎魔的半边身子,然后一招“流星袭月”瞬间万剑归一,以点破面万剑刺在了力魔巨拳中心,随即力魔那庞大的身躯就如同泥俑一样破碎开来。

    星芒一闪,由神念与剑意融合而成的“星魂神剑”随着林扬的目光射出,目标赫然是那名正运转着庞大的精神灵能对林扬进行扰乱的夺心魔,可惜林扬的剑心无比坚凝,不要说一个超凡夺心魔,哪怕是传奇夺心魔在此也都没戏。

    “星魂神剑”瞬间刺穿了夺心魔体外厚若城墙一样灵能屏障,在夺心魔的脖颈处一转,那颗章鱼头便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紧接着林扬身形再度消失,然后自那恶魔法师背后虚空中跃出,“飞星暗渡”一剑刺穿其心脏,星辰剑气激荡之下恶魔法师身躯顿化肉泥。

    转眼间,四名强大的超凡恶魔中的精英就被林扬诛杀三个,只剩下那被打碎了半边身子的炎魔还在苟延残喘,但随着一蓬璀璨的剑气光雨从林扬手中散射而出,炎魔的半截身子马上被这招“落星缤纷”给射成了筛子,然后再被剑气彻底震碎。

    另外还有一点,所有的这些被林扬诛杀的恶魔有一个算一个,魔魂全部都在第一时间被剑气灭杀,不要妄想再能深渊重生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扬这一串酣畅淋漓精妙至巅峰的剑术展示令告死歌者看呆了眼,习惯了无尽深渊以及坦瑞斯大陆那种拳拳到肉式战斗风格的他何曾看到过如此精妙的剑术,当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还是剑术么,太夸张了吧,斗气在哪里,爆发在哪里,怎么仿佛跳了个剑舞一般自己身边的得力部下们就死光了?

    那可是四名顶级的超凡恶魔啊,而且还都出身自高等魔族,四人联手对上传奇都不虚,怎么可能被一个连施法者都不是的传奇剑手刹那间灭杀了个干净?

    “我应该是今天晚上你们最先袭击的目标吧,怎么,居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么?”

    林扬剑指告死歌者,冷然道:“我本是事外之人,是你们主动将我给牵扯进来的,那么便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另外,你是在拖延时间搞小动作吧?没关系,想干什么就干吧,看看你能不能翻盘,也让我开开眼界,再迟的话你可就要来不及了啊。”

    告死歌者的神情顿时一僵,没错它的确是在搞小动作,趴在地上看起来极为狼狈的他那藏于身下的手臂正在如泉水一样向外流淌着血液,也不知它使用了什么手段,原本应带有浓烈硫磺气味的恶魔之血竟变得完全没有气味,流出后顺着能量管线蔓延向了那法阵的核心。

    他生怕林扬会毁掉那法阵核心,所以偷偷搞这小动作,但既然已经暴露,索性那就直接上了!

    “伟大的鲜血主宰陛下,请接受您的部下的灵魂献祭,以托尔托拉契约书真本为引,降临这个注定要灭亡的世界吧!”

    告死歌者一把抓进了自己的胸口,竟然将自己的心脏都挖了出来,然后一边大声吟诵一边将心脏捏碎,整个人躯体瞬间溃烂,只剩下一缕红芒没入到了能量管线之中。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 陕西十一选五视屏 排列三开奖结果 青诲快三开奖查询今天 北京体彩
福建快3 新疆十一选五多少期 福利彩票3d试机号 北京pk10高手赌法 北京十一选五码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