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正文 第283章 藏着的尾巴
    西尔维娅的车驾已然远去。

    维克多在回平湖镇的路上就开始衡量这两天的得失。

    最大的利好非粗糖莫属。维克多曾经指望靠蔗糖发家致富,却没想到这种富含营养和能量的甜食滞销了整整四年,才迎来了黎明的曙光。这主要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信息传播速度太慢,而粗糖也不是必需品。事实上,维克多原以为至少需要5—10年的时间人们才会习惯食用粗糖,为了尽快打开市场,他甚至不惜低价出售粗糖,让利给商队和商贩。

    粗糖突然被定为战略物资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不过,维克多仍然希望粗糖能成为平民的日常消费品,毕竟兰德尔领的粗糖产能特别巨大,士兵对粗糖的消耗相对有限,而平民市场却广阔无边。维克多还准备对粗糖进行包装和分级,满足不同阶层的需要,赚取更多的利润。

    无论如何,各大势力都会争相采购粗糖,维克多预计粗糖的年销售收入将不低于6万金索尔,兰德尔家族的财政困局将迎刃而解。想到1000多万磅的粗糖库存被一扫而空,维克多就像在三伏天吃了冰激凌一样舒爽。

    另一个收获是和约克家族达成技术共享的约定。某种意义上,这比粗糖贸易更重要。

    由于时代的变迁,炼金辅兵有很多技术无法直接应用。例如,布索制造的瑟银重弩完全仿造多铎军用重弩的设计,他自己设计的重弩比军用重弩大了整整两圈,还没有绞盘,纯靠手动上弦。整个兰德尔领只有纳尔森能拉的动那种巨弩。炼金辅兵的许多器械设计都是超大号的,非常人能用。幸好炼金人类具有学习能力,可以轻松仿制任何器械。兰德尔领的兵器铠甲、弩炮和投石机大多是模仿约克家族提供的军备。

    炼金辅兵都是最顶尖的工匠,却不是学者。他们虽然具备学习模仿的能力,但只有15年的寿命,思想又呆板,终其一生也不会有创新,甚至连改进技术都做不到。技术共享可以弥补炼金辅兵的缺陷。维克多提供平民创造的技术,约克家族的学者将其实用化,炼金辅兵再进行仿制。这是目前最有效率的做法,还能培养兰德尔家族的技术人才。

    西尔维娅奇妙的态度却令维克多摸不着头脑,她不在乎粗糖的利益,对技术共享也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但她竟然为了几只狗生气。当她听说兰德尔家族不招募骑士,又芳心大悦。这其中的原因有些耐人寻味。

    X-3近乎机器般的思考方式,让维克多看到了西尔维娅温情面纱下的决绝。

    维克多是索菲娅送给西尔维娅的礼物,所有势力都承认这一点。开始的时候,西尔维娅抱着宠溺的心态把100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地交给维克多。尽管她努力给维克多营造一种宽松自由的成长环境,但绝不允许维克多背叛自己,更不允许兰德尔领脱离约克家族的控制。

    划一块领地给你去折腾,你成功了就是我的成功,失败了我会接住你。

    西尔维娅怎么也没想到,维克多会玩的这么大,大到其他势力必将蠢蠢欲动,大到她有一种接不住的感觉。在西尔维娅的眼中,什么粗糖、咖啡、雪糖、新技术都没有现在的兰德尔领重要。

    没人敢明目张胆地去和神灵骑士抢地盘,不代表不能采取渗透的手段。西尔维娅只担心维克多真把自己当作独立领主,给其他势力可乘之机。所以,维克多像独立领主那样培育家族猎犬触动了西尔维娅的神经。

    兰德尔家族拒绝招募骑士,情况又不一样了。

    维克多的麾下只有平民,没有骑士,没有骑士就没有家族,兰德尔子爵终归是约克家族的一份子,兰德尔家族取得的成果仍然属于约克家族。

    假设,维克多招募家族骑士,哪怕约克家族的人手再紧张,西尔维娅也会安排家族子弟充斥兰德尔领上上下下。

    兰德尔领必须依附约克家族!这是西尔维娅的底限。踏破这条底限,兰德尔家族宽松自由的环境不会再有。X-3推演出最坏的局面,维克多常住蔷薇庄园,成为蔷薇女王的伴侣兼首席幕僚,还要和约克家族的女骑士们发生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保住自己的果实是人的天性,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西尔维娅如此,维克多也一样。虽然维克多假惺惺地声称不干涉布里亚特家族的内政,如果朱蒂和其他势力勾勾搭搭,他必定会采取比西尔维娅更激烈的手段。

    不过,维克多也有底限,他承认自己是约克家族的一份子,但不接受约克家族的领导。西尔维娅想象不到他的野心有多大。

    将来,你乖乖地做我的女人,我就勉为其难带领约克家族迈向辉煌!

    沉浸幻想中的维克多不由露出猥琐的笑容。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整间书房,在培罗主教的眼中兰德尔子爵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维克多,你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培罗热切地问道。

    兰德尔领的礼拜制度对教会意义重大,培罗得悉之后,如获至宝。可是,经过考察和研究,培罗发现了一个绕不开的难题。这个问题不解决,礼拜制度必定无法推广,甚至连兰德尔领的礼拜天也将夭折。培罗就像一个饥肠辘辘的地精,突然发现屋子里有一桌盛宴,只要找到开门的钥匙就能饱餐美食。为了找到那把钥匙,培罗一夜未眠,还是没有半点头绪,但他绝不会就此放弃。

    培罗认为既然是兰德尔子爵让他看到了盛宴,或许子爵本人有办法打开那扇大门。培罗主教顾不上矜持,维克多前脚刚回来,他后脚便追了上来。一番寒暄之后,培罗直奔主题,把困难摆在了维克多的面前。随后,维克多就陷入了沉思,培罗主教耐心很好,等了一刻钟的时间,终于等到了兰德尔子爵舒展眉头,露出自信的笑容。

    培罗期待维克多的答案,又那里知道维克多一直在做征服西尔维娅的白日梦,更不会了解所谓的难题只是维克多庞大计划的一环。

    “嗯。”维克多清了清嗓子,诚恳地说道:“培罗阁下,如果没有您的提醒,我都不会意识到我对至高主的敬意会遇到挫折。”

    赶紧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才是对至高主最大的敬意!

    培罗心中想着,口中却说道:“维克多,至高主为我们所有人指明道路,你对至高主的敬意不是偶然,我坚信吾主必将指引你找到答案。”

    “很难……但也不是不能解决。”维克多摇头又点头的动作让培罗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

    维克多继续道:“培罗阁下,我设计的客货两用马车您已经看到了,它比普通马车大的多,可以一次运送40名乘客,想要拉这么多人还必须使用强壮的挽马。为了运送兰德尔领的信徒参加平湖镇的礼拜,我投入了80辆马车,分两次运输。马车加上挽马的成本是60金索尔,这还没有考虑挽马的饲料、马车的折旧和车夫的工钱。”

    “正如您的担忧,兰德尔领的人口突破3万,我需要准备200辆客货马车才能完成运送任务,人口突破5万,需要400辆……我承受不起这么大的资金压力。”

    “其实,用不了这么多马车。兰德尔领的人口达到5万的时候,我们至少会在这里建设3座教堂,安排5位牧师,信徒不需要都到平湖镇教堂做礼拜,可以选择更近的教堂。只要你能坚持公共运输,我看120辆马车就足够了……”

    对教会而言,号召信徒做礼拜根本不是问题,除非是劳役,否则领主不能强迫民众干活。培罗研究后发现,实际上礼拜天也不重要,关键是公共运输。信徒都乐于到教堂祷告,只不过受到出行的限制,如果有公共马车代步,偏远地区的信徒可以在闲暇的时候经常去教堂祷告,这可比一个礼拜天强了不知多少倍,还能减少领主的资金投入。然而,兰德尔领将来何止5万人,那时又需要多少辆马车?那些人口繁茂的教区领主又要购置多少辆马车?不要说120辆了,就算维持20辆公共马车,领主也不会乐意!这个矛盾几乎无解,培罗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您说的没错,并不是所有信徒都会集中在一天礼拜,150辆马车确实足够了。不过,这么大的运输成本我还是承受不起。所以……我要收费!”维克多点头说道。

    培罗皱眉道:“收费?这不太好吧?许多信徒都是穷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维克多摇头叹道:“平民一天最多步行40公里,乘坐马车只要3个小时。每20公里,我向每位乘客收取1个铜索尔的费用,。平民一天的饭钱也不止2个铜索尔,虽然他们天天要吃饭,可节省了赶路的时间,工作的时间就多了。”

    培罗想了想,颌首道:“确实如此,这是个可行的办法。”

    维克多笑了,说道:“就算这样,我仍然承受不起。”

    “这……这又是为什么?马车收费明明可以挣钱啊!”培罗吃惊地问道。

    “公共马车定时出发,不是每辆马车都能坐满人。”维克多解释道

    培罗顿时明白了,收费公共马车是一门生意没错,也肯定能赚钱,但投入大,利润薄,回本慢,连兰德尔子爵都看不上,其他领主就更别提了。

    主教开始泄气的时候,维克多却笑道:“我打算把这门生意交给自由民做,我可以提供借贷,帮助他们购买马车,我还会把运输物资工作委托给他们,这样他们能挣钱养家,我能省下一大笔投入和车夫的工钱。”

    “好主意!许多自由民都找不到活干,这门生意可以养活一批人”培罗眼睛一亮,叹道:“维克多你果然是受吾主眷顾的天才!”

    天才?这是承包!

    维克多心里暗暗好笑,却满脸忧愁的道:“我提供借贷,肯定要收利息。我担心有些自由民会欺诈我的马车。所以,我必须看到他们的诚意……想干这行的人至少要拿出20金索尔!我大致算了一下,拉货运客,每年差不多能赚10个金索尔,6年就能回本,不出意外的话,挽马可以工作20年。这样好了,我从第三年开始回收本息,他们每年还我5个金索尔,分十年还清。”

    “这是应当的。”培罗满意地点头道。

    “问题在于……”维克多盯着培罗主教的眼睛,缓缓道:“兰德尔领是开拓领,随时会遭受蚁人进攻,20个金索尔对自由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会有人愿意投资公共马车生意吗?”

    培罗主教倒吸一口冷气,这那里是开拓领的问题,所有的领地都有同样的问题,领主不信任自由民,自由民也不信任领主啊。

    时机已经成熟,维克多图穷匕见,“主教阁下,我曾经要求进行神前公证,确保自由民的财产不受侵犯,可迟迟没有下文。这就让我很为难了。”

    培罗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光辉法典明确我们的责任,领主保护、教会救赎、民众奉献,你从自由民中招募士兵违背了光辉法典的原则。除非你更改神前公证的内容,否则教会是不会同意的!”

    “我是迫不得已。”维克多提高了音量道:“阁下,您应该知道,兰德尔家族刚刚成立,没有足够的封臣和领民,但我需要军队保护领地。蚁人的阴云始终未散,如果这里失守了,民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那更不能让平民送死!要知道平民没有对抗怪物的能力!他们是吾主的羔羊,不是领主的牺牲品!这样的惨剧,只在几千年前发生过!”培罗亦变得声色俱厉。

    维克多一阵烦躁,这正是他和教会矛盾的根源。教会把自由民看作自家的财产,就算雇佣军都是自愿入伍,可一旦发生战争,教会仍然会庇护他们。士兵有了退路又怎么可能拼死战斗。

    培罗苦口婆心地劝道:“维克多,人马丘陵有西尔维娅殿下守护,你不需要太多的军队。英明的君主不会轻易挑起战争。”

    “但他需要时刻准备应战!”维克多冷然道:“我总不能托庇于女人的裙下吧?”

    “殿下是神灵骑士,当代最顶尖的人物。你站在她的身后是一种荣耀。不要用平民的观点来贬低自己。”培罗暗暗摇头,维克多和平民混在一起时间太长了,简直是三观不正。

    “……”维克多瞠目结舌,他这才想起来,贵族的世界只有力量高下,没有男尊女卑。

    “您教诲的对,是我失言了。”维克多赶紧承认错误,这话要是传到西尔维娅的耳中就不妙了。维克多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您刚刚说平民不能战斗,这并非事实。”

    “据我所知,撒桑帝国这次征伐北部荒野召集了数千雇佣兵。还有许多佣兵团活跃在苏斯王国与黄昏森林的交界处,我的手下纳尔森也是佣兵出身,难道佣兵不是平民?”

    “这个……平民当中确实有一些勇士自愿战斗,他们值得尊重,当然……也有一些暴徒。”培罗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总之,佣兵是自由的,没人能强迫他们作战。”

    “我可以招募佣兵团,对吧?”维克多步步紧逼。

    “是的。他们愿意接受你的雇佣,那是他们的权利。”培罗强调道:“但是你不能逼迫他们!”

    “我怎么会逼迫他们。”维克多满意地说道:“我会开出丰厚的赏金和条件,总会有勇士自愿接受我的雇佣。只要他们为我工作25年,我甚至可以封给他们土地,佣兵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不过,我付了高额的报酬,如果有佣兵敢临阵脱逃,我将以欺诈领主的罪名惩罚他们。教会不能干预我的治政,是不是?”

    培罗主教思量片刻,点头道:“是的,教会不会庇护罪犯。”

    “既然如此,我愿意删除神前公证关于招募自由民士兵的内容。”维克多喜笑颜开,雇佣兵和雇佣军只是一字之差,换汤不换药,但对教会来说却是不同的性质,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改名字。

    培罗也很满意,只要维克多懂得光辉法典不可撼动,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而且有了兰德尔领的榜样,公共马车才能推广下去。

    “主教阁下,我的能力有限,但我愿意说服布里亚特家族推行公共马车。”

    维克多主动示好让培罗大喜,“这真是太好了,愿吾主庇护兰德尔家族。”

    “可惜我的财力有限,影响力也不够,其他家族未必愿意保护自由民的财产,他们恐怕也不会向自由民提供借贷。”维克多遗憾地摇了摇头。培罗主教笑道:“这不用担心,自然会有虔诚信徒从事公共马车的行业。只要不发生战争,教会也将监督领主和封臣的行为,不会让人随意罚没自由民的马车。嗯,推广的过程可能会很缓慢。”

    维克多努力保持优雅的笑容,如果他有狐狸的尾巴,现在已经藏不住了。
北京11选5微信群 时时彩玩法 贵州十一选五直播 吉林时时彩 广东11选5在线杀号计划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11选五开奖记录 江西时时彩计划 2018白小姐一肖中特今晚期1 平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