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死拳无双 > 第269章 刹帝利王 湿婆之舞
    “好功夫。”

    摇摇头,甩去幻象,张武漫步向前,他的喉咙当然没事,迦楼罗的拳术意志不俗,却不足以用虚无的精神将他击伤。

    瑜珈术讲究精神修炼,修身养心,开启心灵潜能。

    但我们的拳术也不差,尤其到了后期,将天地道理贯通在身上,得天地加持,可领悟天人之道。

    “他就是送请帖的人。”方丈赶快向迦楼罗解释。

    “什么时候太渊出了这等人物?观他根骨,不过26岁,竟到了瑜伽行者的境地,可惧可怖。”迦楼罗嘴上这么说,面上却一点都不怕,甚至充满了兴趣,想把张武解剖,看看他到底是怎么练的。

    这世间修行方法有很多种,并不都走三花聚顶的路子,各有各的门道,印州有自己的瑜伽宗。

    瑜伽一脉对世间影响甚深,佛教,密宗,甚至江湖武人,拳术和开悟法门中都采取瑜伽术的精华。

    “瑜伽行者?”方丈大惊,遍观整个印州,只有三人到了这个程度,眼前的迦楼罗,不知所踪的刹帝利王,还有即将老死的圣女。

    他们能在深度冥想中短暂感知虚空的奥妙,去到他们向往的那个充满灵性的世界,进行心灵旅游。

    世间的功名利禄,情爱悲欢,无法牵绊他们的心,这是超脱人世的菩萨。

    再上一步,那就是大瑜伽士。

    有这样称号的人古来只有一位,那就是放下太子不当,出家修行,创立佛教的释迦摩尼,引导无数迷惘众生获得智慧与解脱,比皇帝还高贵的人物。

    “迦楼罗,观世音的化身,天龙八部之一,有些意思,苍州举行天下武会,想请你师傅前去一叙,见证盛世,这是太渊巅峰阶层的盛会,见证他们的武学有种种好处,又有神灵亲手书写地请帖,面子足够大了,为什么不去呢?”

    “刹帝利王早已看破红尘,斩断尘缘,不会再参与世俗纷争,那些没有意义,你的境界应该明白其中道理。”

    “人生在世,哪有人能完全斩断尘缘?总有人情世故缠身,就像你在这里教授弟子一样,有恩德要报,有人情要还,这次天下武会,各家老祖一齐出面,这个面子连天子都要给,你师傅不去只会途生事端,被人看成架子大,会来找你们麻烦的。”

    张武循循善诱,苦口婆心,他的任务是请刹帝利王参加大会,不是来挑场子,能不动手就解决问题,最好不过。

    “天下武会,说白了不过一群争名夺利的武人在台上生死角逐,赢又如何,输又如何,没有意义。”

    诸多弟子不动声色将张武包围,迦楼罗摇摇头,示意他们散开。

    面对瑜伽行者,这样做没有意义,面对这个阶段的高手,人数无用,他们一击不成飞遁千里。

    如果他想打,你们一起上都不够虐菜。

    如果想走,刹帝利王出来都未必拦得住。

    “你师傅刹帝利王也算名镇一方的人物,印州的精神领袖,如果能在天下武会上表现出风采,自可扬你等威风,平时哪有这样的平台让你表现,如此扬威之机,怎能不把握?小叙几日又何妨?”

    “小叙?”迦楼罗一声冷笑:“你的面子不够大,让尚天歌亲自来还差不多。”

    张武笑了:“威风很大啊,神灵都请不动,意思这份请帖的份量不够?”

    “不够!”迦楼罗语气平淡,慢条斯理,感应到张武的心念,做好动手的准备。

    不够二字仿佛开启了咒语,整个武场嗡嗡嗡震动,四周山林摇曳,花瓣零落,徐徐飘在空中,被一种沉重气息带着逆流向空,环绕在他周遭,显得无比融洽,仿佛本来就该这样。

    古瑜珈术,天人修行,把生物的生存法则验证到自己身上,去感应身心的微妙变化,于是懂得了探索自己的身体,探索自然,精神升华,日月合壁。

    “那我就亲自带你师傅去参加天下武会。”言至义尽,嘴皮子不成,最终还是得用拳头来验证真理。

    “很好很好!我印州虽距离苍州十分遥远,消息却不落后,前段时间听闻苍州要开形意门大会,现在却改为天下武会,你应该是形意门的人吧?别以为有尚天歌撑腰就能藐视天下英雄,胆敢如此猖狂,天下武会前,我就先给你点教训。。”

    迦楼罗大手一挥,示意诸弟子后退,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柄弯刀,站成奇异姿势,似在舞蹈。

    刀身布满花纹,这是在铸造中天然形成的,如行云似流水,美妙异常,但那锋利的弯刃,却给人切割身躯的强烈流血感,仿佛只要看一眼,身上就会被划出血口子。

    这是一柄有魔性的刀,被高人加持过的古物。

    大战一触即发。

    张武没有动,只是静静站在原地,盯着不远处的金钟猛看,思绪放飞,心不在焉,已确定了一些事情。

    他从没想过,一个民族能不能崛起,竟在自己一念之间。

    迦楼罗当下变了脸,一个抢步跨过十多米,身体好似被甩直了的披风一般舒展开来,弯刀不知所踪,当头对张武罩下。

    这种诡异进攻,是张武从没有见过的招法,对未知的东西,退而避之。

    同时有莫名之力勃发,右手作拿捏心脏的状态,太极打手,能把人的五脏六腑用无数根钢丝扯住,动即欲碎,这招屡试不爽,是张武的杀手锏,铁拐就是被他这么降服的。

    此时却成了无用功,手上好像沾了油,拿捏不住冥冥之中的东西,那种莫名之力散出去,搭不住迦楼罗,他的身体宛如泥鳅,完全不受力。

    这种人张武还是第一次见,只能说他把身体器官完全练没了,如果他愿意,甚至能化作流体,如一滩水一样在河沟里流动。

    这一失手,要人命。

    来不及思考,披风当空飞来,光线一黑,视觉失去作用,身体被紧紧缠住,又有一道黑光袭来,激得张武头皮倒立,那把魔性的弯刀砍过来了,带起尖利怪啸。

    措手不及之下,近身战从来都所向披靡的张武,竟着了道。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

    骨骼震荡,虎豹雷音。

    气血鼓荡,聚泵成铅。

    大啸大啸,鬼神惊天。

    “虎虎虎!嗡嗡嗡!哈哈哈!”有声的音爆加无形的音啸,密宗真言,道家咒语,都是烂大街的功夫,此时融汇一炉,那种意境被张武融合在声音里。

    爆!

    “噼里啪啦!”缠在身上的迦楼罗好似破麻袋裹在了炸弹上,那炸弹被引爆,崩的一下,千疮百孔。

    霎时间破了裹缠,但那刀光依旧在。

    本能的把头颅缩回项内,好似战神刑天,没有头颅,本以为能避过砍头的致命一刀。

    但迦楼罗总是那么诡异,超乎寻常,那刀就那么一剜,顺着神奇的轨迹,好似拿刀尖撬石头,要插在张武脑顶的洞里,把他的脑浆都撬出来。

    这下真的要命。

    成仙者一大标致,打开顶门,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你才能有种种神异,异香成就,智慧开发,内圣外王,如果顶门关闭了,那就是普通人。

    一步被动,处处被动,大势已去。

    张武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竟然被人打得措手不及,而且对手似乎并不厉害,只是招法诡谲,出其不意,一举一动出乎人的意料。

    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只有赤果果的事实,实力强大,并不意味你就厉害,还要打法厉害才行。

    殊不知就算一个普通人,他拿一把枪,照样能把神灵杀掉,只要命中头颅,击穿太阳穴,神灵也得死。

    “Garuda!”没有声音,但所有人的听到了,在心里。

    时间仿佛停住了,死亡的世间那么长,一秒千年,足够张武回想生前往事,沉浸其中,却被一个宛如洪钟的声音唤醒。

    “我没死?”这是张武的第一反应。

    刀尖只差那么一丝丝就插入脑顶,让张武感觉顶门心凉飕飕的,好似有火柱要穿进来,给你脑顶硬生生打个洞。

    迦楼罗退去,站在金钟旁边,身体鲜血淋漓,好似炸弹正中心活下来的人,衣服烂得比乞丐还不如,凄惨无比,但他的面色却很平静,仿佛这具身躯不是自己的,感觉不到疼。

    那句洪钟喊声用地是梵文,但张武听懂了,那是喊迦楼罗的声音,金钟里面有人在喊,用心声喊。

    “你走吧,天下武会,刹帝利王不会参加。用你的命,换这一次机会,你应该没意见吧?”

    “刹帝利王在闭关吧?佛坐金钟,面壁九年,散而为气,聚而成形。”张武脑中有重生前的记忆闪出。

    “百日筑基,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九年面壁,这是史前最古老的修行方法,当年菩提达摩东渡传扬佛法,于嵩山面壁九年,不说法,不持律,默然不语,最终成就佛果,传下禅宗,成为东方风靡千古的大宗教。即使到了现在,也有法藏寺威震天下,道统不绝。”

    顿了一下,打开智慧之门:“这金钟,应该是印州最宝贵的东西吧?得到无数武僧的加持,以无量人心证就佛果,也算一条路子。不过你叫刹帝利王,似乎有些托大了吧。菩提达摩和佛陀都是刹帝利种姓,乃大贵族之后,天生高贵,你加个王字,难不成比佛陀还高贵?你这志向,要翻天覆地啊。”

    “你知道的太多了!”迦楼罗露出凶相。

    他从没见过智慧高到这种程度的人,简直是妖怪,如果张武即将成就神灵,知道这么多不算稀奇。

    可明明差得多,却能一眼看穿印州五千年的布置,句句说中要害,如此人物,留到将来绝对是大敌。

    “再打一次,你不是我的对手。”打斗,永远是第一招好使,出其不意,可以弱胜强。

    但只要用过一次,你就会露了跟脚,人家心里有准备,分析的战斗,偷袭之法就不顶用了。

    “那就再杀你一次!”迦楼罗打出了气势,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这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却在这个时候,金钟内出现波动,刹帝利王坐不住钟了,一旦他出来,虽不会退功,但坐钟的这几年绝对是白费了。

    人生有几个九年够你这么浪费的?

    小不忍乱大谋。

    “滚!”迦楼罗得到了旨意,放张武走,不然印州都不用等几年后,现在就要遭殃。

    张武岂是那么好杀的?

    天下武会召开,一定有开胃菜,总要拿些人开刀祭旗,把武会推向高峰。

    如果张武死在印州,那可好,给人家开刀的理由了,几千年隐忍化作虚无,代价太大,刹帝利王也不能承受。

    “你最好客气点。”张武岂是受辱的人?“现在是你求我,我记得阿三教有一种舞蹈,湿婆之舞,这是一切印学的渊源,湿婆是阿三教的三大主神,是宇宙之王,他的舞蹈是宇宙之舞,我想学这个,听说这种舞蹈能演化成一种拳术,湿婆拳。”

    “哈哈哈!”压抑的笑,怒极而笑,迦楼罗简直要疯掉了,你TM的还要脸不,老子放你小命就够意思了,你还得寸进尺,想学我们的终极文化,真真痴心妄想。

    “你疯了么?”抓狂的,狠狠的音调,迦楼罗已在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干掉张武得陪葬,不然早下手了。

    匹夫一怒,敢杀君王,更何况你连太子都不算,大不了我亡命天涯,你若是把我惹得狠了,我就刺杀你全家。

    “我只是仰慕你们的文化,所以才想学,这也是刹帝利王的机会,我身上有你们的东西,就有了破绽,将来遇上,也好操作不是么?”

    拳术这个东西很难说清楚,最终还要看谁的手段高明。

    任何东西都有破绽,一招一式,一种拳法,一套理论,只要找对点,都能破解。

    学拳也一样,你学了形意拳,别人知道你学这个,就会研究你的破绽,并掌握住,打起来自然能针锋相对,占据上风。

    如果张武学了湿婆拳,刹帝利王将来遇上他,自有优势。

    但也不是绝对的,这同样是张武的机会,人要成长,当学百家之长,取长补短,学了湿婆拳,对其有了解,将来遇上刹帝利,心里有准备,就不会出现这次的情况,被人打得措手不及。

    这算是一种相互牵制,就看谁的手段厉害了。

    金钟内又出现一阵波动,让迦楼罗脸色难看。

    刹帝利王高瞻远瞩,对自己无比自信,只要三年,成佛,张武算个屁,随便可碾,但此时不能多生事端,要隐忍,不然要前功尽弃。
幸运28开奖结果查绚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新疆风采25选7 吉林时时彩购买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18选7开奖结果 平码3中3网站 南国彩票论坛4+1 财运六合心水论坛 河北快三